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
首 页 联谊论坛 本院介绍 学术动态 国际交流 聊斋志异 蒲松龄传 药祟全书 聊斋诗词
聊斋俚曲 聊斋影视 聊斋戏曲 聊斋书画 聊斋摄影 聊斋传奇 聊斋仙乡 聊斋研究 聊斋文学
聊斋故居 蒲公书馆 新 聊 斋 留 仙 谷 蒲 公 砚 分支机构 会员天地 院长博客 联系我们
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 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 本院动态 >> 聊斋公告 >> 正文
  >>《醒世姻缘传》方言俗语考辨 / 蒲泽         ★★★ 【字体:
 
《醒世姻缘传》方言俗语考辨 / 蒲泽
作者:蒲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3-9    

《醒世姻缘传》新考之三

《醒世姻缘传》方言俗语考辨

——《醒世姻缘传》作者及成书年代考辩之三

蒲  泽

《醒世姻缘传》(以下简称《姻缘》)的作者西周生是谁,学术界争论了多年,至今尚无定论。许多研究者都希图从书中使用的方言俚语的地域,来确定作者的籍贯,从而在较小的范围内来考证西周生其人为谁。这无疑是最为有效的途径。《姻缘》凡例中说:“本传造句涉俚,用字多鄙,惟用东方土音从事。”这“东方土音”即指山东方言,对此,学术界并无疑义。但是,书中所使用的“山东土音”,到底是山东何地的“土音”,或者说是以何地的方言作为基础方言,说法却并不一致。孙楷第、胡适两先生认为,是山东章丘、淄川一带方言。这一论断虽颇有见地,但到底是淄川方言还是章丘方言,他们也没有说准。这一说法,把范围划的未免稍大了一点。张清吉先生说是“地地道道”的鲁东诸城“土白”,徐复岭先生则认为《姻缘》“更多地体现了鲁南兖州曲阜一带方言的特色”

 对于以上诸种说法,特别是对张清吉、徐复岭两先生的说法,笔者都不能苟同。诚然,他们两位都从《姻缘》中找出了一些他们主观上认为只有诸城或兖州人“才晓其义”、才能使用的“方言土白”。然而,据笔者考察,他们所认定的那些所谓的特殊的方言,在其他地方,如淄川也同样流行。人们应该看到,《姻缘》的作者尽管称惟用“东方土音”,其实也并非绝对,像婆娘、堂客、钵头、马子一类的方言,尽管山东人也通晓其义,但却原非“山东土音”,实系从江南“引进”而来。如果由这些词汇去推断作者的籍贯,岂不“离乡”万里。笔者认为如若想从方言俗语中去考证作者的籍贯,仅靠个别土白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从方言俗语应用的普遍性和特定性两个方面去综合考察。所谓普遍性即指该地方言俗语在书中应用的涉及面和重复应用的次数;所谓特定性,即唯此地应用的方言俗语的数量及其重复应用的次数。笔者与蒲松龄同里同宗,是“淄川土著”,且笔者在淄博生活了六十余年,由于职业的关系,比一般人更熟悉和了解淄川的方言、俚语及说话发音的特点。笔者又因工作关系,与山东各地的同志交往频繁,对淄川以外的其他地市的方言、俚语了解的相对也多一点。笔者曾把《姻缘》中应用过的歇后语(淄川人称为坎子)以及俚语方言,从书中尽可能多的辑录了出来,征询过许多淄川土著老人,他们无不异口同声认定是淄川方言。同样,笔者也将这些方言、俚语让地道的章丘人、兖州人、诸城人进行过辨识,他们都承认,其中的一部分,并且是最基本的部分,他们那一地区的人们只晓其义而不说此语。像《姻缘》中应用最普遍的“极好”、“扎括”、“杭杭子”等一系列的方言他们就基本不说。通过多地域的调查比较,笔者认为,《姻缘》中应用的所谓“东方土音”,是以淄川方言为基础方言的山东方言。这些方言、俚语,不仅大量的仍在当今淄川人口头流传,且还能从淄川籍的作家蒲松龄的《聊斋俚曲》(以下简称《俚曲》)中找到完全相同、或有着内在联系的例证。下面将《姻缘》中应用的“土白”分作歇后语,俚言短语,方言以及对器物、器官、行为的称谓等三大类,通过例句对照,进行一一辨析。

一、《姻缘》中为淄川人所习用的歇后语

1、稍瓜打驴——去了半截(《姻缘》1回、53回)。

稍瓜,也叫脆瓜,形似瓠子,略短,主要是生食解渴。《俚曲》中写作“捎瓜”,多次提到。《姑妇曲》中有“贩捎瓜爬到屋檐上——上门来寻人便宜”;传为蒲松龄作的《脱空传》中还有“拿着半截捎瓜打着狃驴上桥”句。

2、与张天师沾边的歇后语。

与张天师沾边的歇后语,《姻缘》中有3条。一曰“张天师抄了手——没法可使”(《姻缘》1回);二曰“张天师忘了咒——符也不灵了(《姻缘》52回);三曰“张天师着鬼迷——无法可使”(《姻缘》71回)。

有关张天师的“歇后语”,挂在淄川人嘴边的甚多,像“张天师玩夜猫(猫头鹰)——啥人玩啥鸟”就十分流行。《翻魇殃》中还有“张天师闭了眼——  你出什么神”。

3、与和尚有关的歇后语。

与和尚有关的歇后语,《姻缘》中有5条。一曰“瘸和尚登宝殿—能说不能行”(《姻缘》3回);二曰“和尚死老婆——咱大家没有”(《姻缘》43回、76回、87回);三曰“老和尚丢了拐——能说不能行”(《姻缘》53回);四曰“瘸和尚说法——能说不能行”(《姻缘》78回);五曰“姑子死和尚——也是大家没(《姻缘》87回)。

关于和尚的歇后语,也是淄川人惯说的,除上述之外,现今流行的还有“和尚钻磨眼——憷头”。

4、雁头鸱老咀——不大旺相(《姻缘》4回)。

“旺相”是淄川比较典型的方言。

5、老婆当军——没的充数(《姻缘》5回、88回)。

6、八十岁妈妈嫁人家——却是图生图长(《姻缘》3回)?

与此相似的以八十岁老人为题的歇后语在蒲松龄的俚曲中也能找到,如《富贵神仙》中就有“八十的老翁转磨磨——就晕杀了”   

7没眼的先生上钟楼——瞎撞(《姻缘》4回)。

8、与豆腐有关的歇后语。 

与豆腐有关的歇后语,《姻缘》中有5条。一曰“豆腐掉在灰窝里——你可吹的,你可掸的”(《姻缘》8回);二曰“豆腐掉在灰窝里——吹掸不得”(《姻缘》36回);三曰“吊在灰窝里的豆腐……”(《姻缘》61回);四曰“豆腐掉在灰窝里——吹不的,打不的”(《姻缘》84回);五曰“卖豆腐点了河滩地——汤里来水里去”(《姻缘》96回)。

与豆腐有关的歇后语,淄川人说得最多,如“麻线栓豆腐——提不得”。《俚曲》中也应用了不少。《增补幸云曲》中有“六月六的豆腐——陪不的了”;《衬禳妒咒》中有“出豆腐的点不成脑——几乎坏了作”,“卖豆腐的破了布袋子——过不得了”。

9、隔墙撩胳膊——丢开手(《姻缘》38回)。

10、漫墙撩胳膊——丢开手了(《姻缘》38回)。

泥瓦匠抹墙皮,淄川人称作“漫墙”。

11、大轴子裹小轴子——画(话)里有画(话)(《姻缘》9回)。

这里是明指“画”,暗喻“话”。

12、燕(晏)公老儿下西洋——己身难保(《姻缘》11回、

74回、89回、97回)。

  “燕公老儿”指下西洋的郑和。称“××老儿”,是淄川人的习惯,下面还有几例。

13、庄稼老儿读祭文——难(《姻缘》16回)。

类似的以庄稼老儿为主角的歇后语,《俚曲》中也有不少。《磨难曲》中有“庄稼老儿看戏不认的关爷——那红的就出来了”;《姑妇曲》中有“庄稼老儿得罪老龙王——只怕怪下来,不上俺那地里下雨”;《增补幸云曲》中有“庄稼不识木梨——好一个香瓜”。

14、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姻缘》19回、72回)。 

这句歇后语在淄川十分流行。茅厕,淄川人也叫茅厮。

15、八十年不下雨——记他的好晴(情)儿(《姻缘》21回)

《禳妒咒》6回中有句云:“想你那好晴儿”。字句口吻与这句歇后语的谜底是一样的。

16、大风里吊了下巴——咀也赶不上(《姻缘》26回)。

此语似乎在“里”字的后面漏了一个“刮”字。《俚曲》中多次用过这个歇后语。《富贵神仙》中有“大风里刮了下颏——连咀也难赶”;《磨难曲》中也有“大风里刮了下颏——咀也难赶”。

17、大年五更呵粘粥——不如不年下(《姻缘》34回)。

此语在淄川也十分流行。“粥”字淄川人读“竹”音。称春节前后一段时期为“年下”,也是淄川人的习惯。

18、将军不下马——各自奔前程(《姻缘》44回、87回)。

此语虽不仅淄川人说,但此语却是淄川人常常挂在咀边的口头禅。

19、曹州兵备——管的恁宽(《姻缘》3回、48回)。

徐复岭先生因此语涉及到曹州,曹州又属鲁南,且《金瓶梅》中也曾用到此语,就断定《姻缘》的作者与《金瓶梅》的作者不会相距太远,很可能是同府人。又因《金瓶梅》有贾三近著一说,贾三近又系鲁南人,便认为《姻缘》也系鲁南人著③。因一句歇后语便做此推断,实为臆测。如果这种推断可以成立的话,那么蒲松龄《俚曲》中曾多次提到过江南龙虎山的张天师,《俚曲》的作者蒲松龄岂不就有是江西人之嫌了吗?“曹州兵备——管得宽”,这一歇后语虽然提到了曹州,但明显带有贬意。笔者认为这一歇后语应是外府人调侃曹州人的话,而不会是曹州人自己编了歇后语来调侃自己。这就和清河、阳谷人决不会编有关武大郎的歇后语一样道理。更何况《金瓶梅》的作者是何府人氏并无定论,又怎能臆断与《姻缘》的作者为同府?即便两人果真同府,又有何理由断定就是兖州府呢?

20、野鸡带皮帽儿——充鹰(《姻缘》56回、71回)。

21、钟楼上的小雀——耐惊、耐怕(《姻缘》60回)。

此语在《姻缘》44回中也出现过,说的是反话。原文为:“我是鼓楼上的小雀,唬杀我了!”

22、外甥点灯——还是照舅(《姻缘》62回)。

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可以说人所共知。

23、驴屪子上画墨线——没处显这道黑(《姻缘》67回)。

24、食店回葱——见买见交(《姻缘》66回、71回)。

食店即饭店,蒲松龄的《俚曲》中多次提到。《丑俊巴》中有“膻膻腥腥食店铺”;《增补幸云曲》中有“食店铺有活落床”;《寒森曲》中有“心忙迭不的下食店”。

25、赖象磕瓜子——眼饱肚中饥(《姻缘》8回、19回、79回)。

26、张飞、胡敬德剃了胡子——都也不是善茬儿(《姻缘》95回)。

“善茬”也是淄川人常讲的方言,《俚曲》中出现的次数也很多,蒲松龄写作善查。《慈悲曲》中有“看了看赵家姑姑,也不是个善查”;《富贵神仙》中有“原来这方二相公也不是个善查”。

27、关于“糟鼻子”的歇后语

关于糟鼻子的歇后语,《姻缘》中有2条。一曰“糟鼻子不吃酒——何济于事”(《姻缘》17回);二曰“糟鼻子不吃酒——枉耽了虚名”(《姻缘》96回)。

此语不仅淄川人说,特别是第二条,在全国各地流布很广,《姑妄言》第五回中就有“糟鼻子不吃酒——虚担其名”。作者自称是“三韩曹去晶”。“三韩”似乎属辽宁省。

28、按着葫芦抠子儿(《姻缘》50回、64回、90回、92回)。

这句歇后语子的谜底应该是“一个子儿也不剩”,一般都只讲前言,而不道下文。淄川人常讲的关于葫芦的俚言短语很多,除此之外,还有“比着葫芦画瓢”、“按下葫芦起来瓢”等。

29、驴粪球儿——且外面光(《姻缘》71回)。

  此语在淄川人中也十分流行,现今一般讲作“驴屎蛋子——外面光”。徐复岭先生认为,此语是兖州的特殊的土俗词语,理由是此语在蒲松龄的作品中没有出现过,而在贾凫西的作品中出现过。笔者认为,这一说法太也武断。一地之方言俗语,故然可以从当地作家的作品中反映出来,但却未必就能全部反映。就拿“驴粪球儿—且外面光”这句歇后语来说,他不仅不是兖州、淄川的“特殊土俗词语”,恐怕也未必是山东人的“专利”。

30、脖子里割瘿袋——杀人的勾当(《姻缘》78回)。

淄川人称长在身体表面的肿瘤为“瘿袋”。

31、饿眼见了瓜皮——就当一景(《姻缘》82回)。

32、瞎子迷了路——在家也是闲(《姻缘》88回)。

33、针头削铁——有闲空工夫(《姻缘》88回)。

34、鸡屁股栓线——扯淡(蛋)(《姻缘》58回)。

“扯淡”是淄川的特殊方言,意为胡说八道。

35、呆老婆等汉(67回)。

此语是谜面,谜底应是“没指望”。

36哑子吃了黄柏味——难将苦口向人言。(《姻缘》1回)

淄川人还常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37、吃不了他的,只好兜着。(《姻缘》32回)。

    此语为谜底。这条完整的歇后语,《俚曲·禳妒咒》中就有一条:“小孩子卖长生果—吃不了还叫他兜着走”。淄川人称“花生”为“长生果”。

38、冷手抓着热馒头(《姻缘》39回)。此语的谜底应是“虽

烫却舍不得放手。

39、兜着豆子——寻炒(吵)(《姻缘》32回)

40、饭饱弄箸——是死催的。(《姻缘》47回)。“死”与“屎”谐音。

以上列举的40条歇后语,在《姻缘》中共应用了81次。这些歇后语虽然不敢说就是《姻缘》所应用的歇后语的全部,但是即便有遗漏,数量也不多。这些歇后语有的能在清人蒲松龄的《俚曲》中找到或变相的找到。即便在《俚曲》中找不到的,也无不为淄川人所熟悉。当然,以上这歇后语中的一部分,其流传地域或许并非仅限于淄川,但是能象淄川人这样全部熟悉以上这些歇后语的地方除淄川之外,又有何处呢?恕笔者孤陋寡闻,目前尚未发现。

二、《姻缘》中应用的淄川人所习用的俗言俚语

 1、羊毛出在羊身上(《姻缘》6回)。

此语虽非淄川人所仅用,但在淄川却妇孺皆知。

2、割了头,碗大的疤(《姻缘》2回)。

《禳妒咒》:“割了头,碗那大小一个疤啦”。

3、鹁鸽捡着旺处飞(《姻缘》4回)。

鸽子,淄川人叫作“鹁鸽”。《禳妒咒》:“扎挂的合花鹁鸽一样”;《增补幸云曲》:“万岁道:这是野鹁鸽寻窝”。

4、斩眉多棱眼(《姻缘》8回)。

此语形容人的行为不大样,有时也称作“挤眉多梭眼”。《慈悲曲》:“挤眉多梭眼,要把孩子唠”。 

5、生米做成了熟饭(《姻缘》8回、91回)。

此语流布很广,淄川人也妇孺皆知

6、富了贫,还穿三年绫(《姻缘》8回)。淄川人一般也说作“富了穷,还穿三年绫”。

7、一头撞倒南墙(《姻缘》8回)。

 淄川人还常说“撞不倒南墙不回头”。

8、驴唇对不着马嘴(《姻缘》18回、26回)。

9、要人钱财,与人消灾(《姻缘》34回)。

此语流布地域甚广。

10、挽到篮里是菜(《姻缘》41回)。

此乃淄川人常说的话,许多地方并不说。“挽”字应作“剜”。淄川人有时还讲作“是菜剜到篮里”。

11、吃着碟子看着碗的(《姻缘》43回)。

此语淄川人也常说作“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碟子”,即“盘子”。

12、一个槽上也栓的两个叫驴么(《姻缘》10回、43回)。      

    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淄川人称公驴作“叫驴”。《富贵神仙》:“熬得他出汗病全无,倒赔上一个大叫驴”。

13、槽头买马看母子(《姻缘》52回)。

《琴瑟乐》:“槽头买马看母子, 婆婆的模样倒不丑”。笔者未见此语在其他作品中出现过。

14、揉不得冬瓜,揉你这马勃(《姻缘》60回

此处,“勃”字发“饱音”。据笔者了解,不仅淄川,泰安、莱芜等地也说此语,绝非兖州所特有。马勃,俗称牛屎菇或马蹄包。有的地方叫药包子,马屁泡。属担子菌类马勃科。嫩时色白,圆球形如蘑菇,但较大,鲜美可食,嫩如豆腐。老则褐色而虚软,弹之有粉尘飞出,内部如海绵。

15、拿了银碗讨饭吃(《姻缘》53回、71回

 此语在淄川之外的地域也有应用。

16、蛇钻的窟窿蛇知道(《姻缘》63回、65回、67回)。 

    《琴瑟乐》:“你仔想想你当初,蛇钻的窟窿蛇知道”。笔者也未见此语在其他作品中出现过。

17、死狗扶不到墙上(《姻缘》63回)。

    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墙头记》:“使力气撮上墙,松了手往下张,真如死狗一般样。

18、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姻缘》68回)。

19、有钱买马,没钱置鞍(《姻缘》71回)。

此语也是常挂在淄川人咀边的口头禅,有时也说“买得起马,置不起鞍”。

20 、好鞋不踏臭屎(《姻缘》72回

 “踏”字淄川人读“扎“音。

21、看着眼里拔不出来(《姻缘》72回)。

 此语淄川最为流行。

22、打了牙往肚里咽(《姻缘》74回、74回、80回)。  

 此语在《俚曲》中多次应用。《磨难曲》:“打了牙只往肚里咽”。

23、妆呆不折本(78回)。

 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

24、此处不留人(他),更有留人(他)处(《姻缘》77回、87回)。

 此语流布地域很广。淄川人还常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25、严婆不打笑面(《姻缘》87回、96回)。

26、人不中敬,屌不中弄(《姻缘》96回)。

27、杀人不过头点地(《姻缘》87回)。

28、大人不见小人过(《姻缘》87回)。

《增补幸云曲》:“大人不见小人过”;《磨难曲》:“君子不见小人过”。此语还常与“宰相肚里撑开船”连用。

29、当面锣,对面鼓(《姻缘》72回)。

《翻魇殃》:“当面鼓对面锣,把自己要快活。”

30、哪庙里没有屈死的鬼(《姻缘》23回、71回)。

31、堂上一呼,阶前百诺(《姻缘》70回)。

《聊斋志异·夜叉国》:“堂上一呼,而下百诺”。

32、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深坑被犬欺(《姻缘》88回)。

《增补幸云曲》:“龙离大海遭虾戏,虎离深山被犬欺”。“虎落深坑被犬欺”,淄川人还有时讲作“虎落平川被犬欺”。

33、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姻缘》19回)。

 此语流布很广,也是淄川人的口头禅。

34、牵瘸驴上窟窿桥(《姻缘》43回、60回)。

《脱空传》:“下流头有座窟窿桥,远远见一个人,拿着半截捎瓜,打着狃驴上桥。

35、只敬衣衫不敬人(《姻缘》67回)。

 淄川人现在常说“只敬衣裳不敬人”。

36、数东瓜,道茄子(《姻缘》2回)

37、飞不了你,跳不了你(《姻缘》92回。

 此语的谜面是“一根绳子上栓俩蚂蚱”,下边才是“飞不了我,也跳不了你”。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

38、大眼看小眼(《姻缘》5回)。

 淄川人现在口头上常说“大眼瞪小眼”。

39、井底蛤蟆没见甚么天日(《姻缘》4回)。

 青蛙,淄川人叫“蛤蟆”。 

40、一咒十年旺,神鬼不敢傍(《姻缘》3回)。

41、没有下唇,就不该揽着萧吹(《姻缘》3回)。

42、放他家那撅尾巴骡子臭屁(《姻缘》2回)。

 《俊夜叉》:“放你娘的狗臭屁”。这句话口头上常讲“放你娘那撅尾巴骡子狗臭屁”,《俚曲》大概因受七字韵文的限制,才缩为“放你娘的狗臭屁”。

43、过了河就拆桥(《姻缘》14回)。

44、朝里有人好做官(《姻缘》94回)。

 此语淄川人常与“厨房有人好吃饭”连用。

45、不许他说我的头秃,我也不敢笑他的眼瞎(《姻缘》92回)。

 淄川人常说:“我不说他头秃,他也别说我眼瞎。

46、得意犬猫强似虎,失时鸾凤不如鸡(《姻缘》91回)

47、人心隔肚皮(《姻缘》43回)

48、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姻缘》42回)

49、未去朝天子,先来谒相公(《姻缘》33回)。

50、儿大不由娘(《姻缘》89回)

以上所列举的50条俚语,也可以说是《姻缘》中所应用俚语的全部。笔者并不排除以上这些俚语中的某一部分或某几条在淄川以外的其他地域也有流布,甚至有的在明清时期的其他白话作品中也能见到。但是,又有哪里能像淄川人这样,全都理解并能熟练应用以上各条俚语呢?笔者认为,非淄川籍的作者是难以熟练应用以上俚语

三、《姻缘》中所应用的淄川方言以及淄川人所习用的对器物、器官、行为的称谓用语。

《姻缘》的作者西周生说他书中应用的是“东方土音”,这所谓的“东方土音”。并非专指一地一县之方言,经笔者考察,发现方言涉及的地域基本是在泰山之阴,黄河之阳,东不过潍坊,西不过济南,是以淄川为中心的鲁中地区。最基础和最具地方特色的方言是淄川方言。《姻缘》中的方言,除了大部分仍为淄川及其邻近区县应用之外,有相当多在《聊斋俚曲》中能找到应用的例句。现对照举例如下:

1、杭杭子(杭子):  一般情况下作东西解。既能指物也可指人。当指人时带有贬义。有时“玩具”也叫“杭杭”。当小孩哭闹时,淄川人常会说:“给他个杭杭哄哄他”。这是一句最具淄川地方特色的方言,而据笔者调查,别说兖州(兖州人说“黄黄子”,不发杭音)、诸城不说此语,就连与淄川相邻的同一个市的周村和济南的章邱也绝口不说此话。“杭杭子”一语在《姻缘》中应用过35次,次数不谓不多,非淄川人难以运用如此之自如。蒲松龄在其著作中一律写作“行行子”或“行子”。此语在《俚曲》中可以举出上百处例句。

例:(1)你这杭杭子要不着个老婆管着,你就上天。(《姻缘》41回)

(2)我要铜杭杭子做甚么!(《姻缘》70回)

(3)这两个行子是敬我有钱。(《墙头记》2回)

(4)你这行子,合那牛驴猪狗一样同。(《翻魇殃》3回)

2、扎  括(扎裹、扎刮):  作打扮、穿戴、整治、修理、拾掇等意解。此语在《姻缘》中应用20余次,也是淄川最有特色的方言之一。此语在《俚曲》中应用甚多,一般写作“扎挂”或“扎裹”。据笔者调查,兖州、诸城及鲁西南、沿海各地市基本不说此语。

例:(1)正与晁大舍收拾行装,扎括轿马。(《姻缘》7回)

    (2)你扎括起我来,我也待往你姐姐家铺床去哩。(《姻缘》59回)

(3)你看我扎括的你一崭新。(《墙头记》3回)

    (4)小娃子十二三,戴方巾穿蓝衫,模样扎挂的极中看。(《禳妒咒》5回)

3、刷  括:  意为准备、措置。此语在《姻缘》中应用13次。

是典型的淄川方言之一。此语在《俚曲》中应用也甚多。

 例:(1)既与人打官司,难道不收拾个铺盖,不刷括个路费。(《姻缘 12回)

   (2)我的几件绢片子,我可不许你当我的,你就别处流水刷括了给他。(《姻缘》67回)

   (3)刷括了盘费,打发二郎上了府。(《翻魇殃》3回)

   (4)点点头说:也罢!也罢!且从容济着我刷括。(《增

补幸云曲》25回)

4、后  响:  晚上。此语在《姻缘》中应用40次,是最典

的淄川方言。此语在《俚曲》中也极为习见。

例:(1)我等后响合那司鼓的算帐。(《姻缘》11回)

(2)我道他一定有话说,后响必定偷来讲话。(《姻缘》82回)。

    (3)清晨后响孝敬你,三般脸上有笑容,怎么心眼全不动?(《墙头记》4回)

    (4)夜来打的那担柴误了赶集,还没有后响饭哩。(《增补幸云曲》4回)

5、夜  来:  昨天。典型的淄川方言。

例:(1)你可休再似夜来,我赶五更就来接你。(《姻缘》45回)

(2)我夜来拿了个老鸹,捆着翅子哩。(《姻缘》58回)

(3)从夜来迷迷殃殃的。(《翻魇殃》)

    (4)夜来时做饭快,到晚来趁灯光,才把棉裤裁停当。(《墙

头记》3回)

6、极  好:  很好。典型的淄川方言。据笔者调查,济南、潍坊及兖州、诸城等不说此语,而在《姻缘》中应用了40余次。一部《俚曲》应用了数百次,开卷便见。

例:(1)若老爷要走动,小人们有极好的门路。(《姻缘》5回)

    (2)论他实是有几个极好的方。(《姻缘》67回)

    (3)你每日极好,也想着你做不出这样事来。(《翻魇殃》3回)

    (4)那恶虎素日合老五极好。(《寒森曲》2回)

7、撮  弄:  一般作捉弄解,有时还含有胡弄、哄着、俯就,以及举着的意思。《俚曲》中多见。

:(1)算计停当,至日,撮弄着打发上船去了。(《姻缘》6回)

              (2)到了官手里,象撮弄猢狲一样,叫他做把戏他看。(《姻缘》36回)

           (3)十九方才认太公,对面还不识颜容,我的儿呀,鬼神会把人撮弄。(《富贵神仙》13回)

              (4)二来见万岁戳乖夺翠,没法治他,也要撮弄点先头。(《增补幸云曲》23回)

 8、做  弄:  设置圈套、耍弄、玩弄的意思。《俚曲》中写作“作弄”。《姻缘》应用了10余次。徐复岭先生却将“做弄儿”视作一词,令人殊不可解。

例:(1)你几乎做弄我打死媳妇。(《姻缘》62回)

               (2)你不是害你狄大爷,你明是做弄你爷的官哩。(《姻缘》78回)

    (3)这人生祸福,俱是老天做主,在不的人做弄。(《翻魇

殃》)

    (4)你一回一回的作弄的那精儿,张相公,翻来覆去作弄

的是俺。(《富贵神仙》6回)。

如上的例句,笔者在《姻缘》和《俚曲》中至少还可以举出10几条,均作“作弄”或“做弄”,事实说明徐复岭先生将“做弄儿”视作一句方言是没有道理的。笔者认为如果真的“做弄儿”是兖州方言的话,岂不恰好说明在《姻缘》中应用10余次的“做弄”,不是兖州方言了吗?

9、俐  亮(利亮):  敞亮、利索、清楚的意思。

例:(1)早死了早托生,不俐亮么。(《姻缘》58回)

(2)到几时杀了你,这眼里才利亮了。(《姑妇曲》1段)

10、掐  巴:  含有管束和虐待的意思。此语在淄川十分流行。《姻缘》应用较多。

例:(1)不己个样子,都叫人家掐把杀了罢。(《姻缘》9回)

(2)你打我我也还你,我主意不受你掐把。(《禳妒咒》7回)

11、腥  气:  腥臭味。

例:(1)我怕他腥气不打他。(《姻缘》96回)

(2)若遇着那混帐行,肉吃着腥气屎吃着香。(《禳妒咒》4回)

12、迷  胡(迷糊):  迷失方向。有时指道路,有时指心性。典型的淄川方言,有时也讲作糊迷,义同。《俚曲》中两种说法均用过。

例:(1)那年俺爹埋了罐子钱,迷胡了寻不着。(《姻缘》34回)

    (2)要论我这一时,心里极明白,知道是公婆丈夫的,只

绰见他的影儿,即时就迷糊了。(《姻缘》59回)

    (3)驴呀驴呀休迷胡,你迎着增福,躲着掠夫。(《富贵神

仙》3回)

    (4)我看着上路糊迷了,又该去写纸撒招。(《翻魇殃》2

回)

13、填  还:  给了、便宜了的意思。

     例:(1)把那数十年来积攒的东西,差不多都填还了他。(《姻

 缘》27回)

    (2)可不知何年何月填还够。(《禳妒咒》21回)

14、扯  淡:  胡说八道,或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淄川人有时还说“扯鸡巴淡”。

例:(1)你没的扯淡!你认我是谁?(《姻缘》2回)

    (2)背着咱去合他丈人家相处,咱不成了老扯谈了么?(《禳妒咒》12回)

15、出  产:  调教、发展前途的意思,与出息义近。

 :(1)就是贡了,还只说咱选个老教官,没什么大出产,也还

不理。(《姻缘》22回)

   (2)你看看江城出产的这样的风流,这样的标致。(《禳妒

咒》7回)

16、摆  划:  玩弄、张罗、整治的意思。

 例:(1)关上天井的门,黑夜可凭着你摆划,可也没人替的他。

(《姻缘》45回)

(2)你等我摆划停当,我给你做篇文章。(《翻魇殃》7回)

17、扎  煞:  原意为直树着伸开,淄川人有时还指因被宠而为人处世不守规度,不成样子。《俚曲》中写作“诈煞”或“揸煞”。

 :(1)不料按院审到珍哥跟前,二目暴睁,双眉直竖,把几

根黄须扎煞起来。(《姻缘》5回)

    (2)素姐扎煞两只烂手,挠着个筐大的头,骑着左邻陈实

的门大骂。(《姻缘》89回)

    (3)二相公气杂杂,骂范栝太诈煞,不知让你是为啥?(《翻

魇殃》7回)

    (4)贼强人太楂煞,俺今日到您家,难说济你揉搓罢?(《禳

妒咒》9回)

18、响  饱:  很饱。《俚曲》中写作“想饱”。

例:(1)不过一分银,吃的响饱。(《姻缘》56回)

(2)分明那肚里饥,只说是响饱那肚皮。(《慈悲曲》4段)

19、火  势(虎势):  作样子解。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10多次。

例:(1)叫一个狐狸精缠的堪堪待死的火势。(《姻缘》71回)

(2)阎罗就待打的火势。(《翻魇殃》4回)

20、割舍的(割舍不的):  舍的(舍不的)。《俚曲》中常写作“割捨”或“刮捨”。“割”,淄川土音读“嘎”。

例:(1)我割舍不的震他。(《姻缘》58回)

    (2)就象我那娘子,又带上了一朵鲜花,怎割捨得卖了他。

(《蓬莱晏》4回)

21、挂  拉(聒拉、寡拉):  乱攀扯、胡乱说的意思。“挂”

字,淄川人读“瓜”音。《俚曲》写作“刮喇”。他与“割拉”不尽 

     相同。徐复岭先生认为作“好说话”解,且认为同“割拉”是一个词欠妥。

:(1)只是珍姨没到咱家时,可一象那班里几个老婆,他没有

一个不挂拉上的。(《姻缘》43回)

    (2)你好聒拉主儿!我不送布合钱给你,你可不就让我吃小

豆腐儿。(《姻缘》49回)

     (3)不如婆子在煞有人问。现如今家家刮喇,可那里挣出

钱来。(《磨难曲》23回)

22、寻  思: 考虑、思量、打算。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40余次,《俚曲》中应用了百余次。“寻”字淄川土音读“心”。

例:(1)我寻思一遭儿,不做姑子,还做什么?(《姻缘》8回)

(2)昼夜寻思千般法,怕的是前生没结欢喜缘。(《丑俊巴》)

23、捱  哼:  呻吟。《俚曲》写作“啀哼”

          例:(1)素姐尚睡觉未起,在床上嗳哟嗳哟的捱哼。(《姻缘》74回)

(2)自从那子母河边怀了孕,白黑啀哼第二番。(《丑俊巴》) 

24、 家  去:  回家。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了20余次。

 例:(1)妹子要别了家去,留不肯住,只得送了出门。(《姻

缘》14回)

    (2)这孩子你好潮,睡到天明也罢了,误不了你家去比

较。(《翻魇殃》1回)

25、混  帐:不正经。骂人语。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20余次,《俚曲》中应用的更多。

例:(1)我要这混帐儿子做甚么?(《姻缘》5回)

(2)吃了水胡思乱想,你是个混帐朝廷。(《增补幸云曲》4回)

 26、不做声: 不说话。“做”字,淄川土音读“阻”音。

例:(1)也有雌着咀不做声的。(《姻缘》8回)

(2)一路子不做声一声。(《姑妇曲》1段)

27、宽  快:  作宽敞、宽裕、好受等义解。

例:(1)要是同着好几个人,心里没事,家里妥帖,路费宽快,口里说着话……。(《姻缘》41回)

(2)房儿也还宽快。(《姻缘》18回)

      (3)于氏和他说了说话,那心里觉得略宽快了些。(《姑妇曲》2段)

28、将  帮:  领着、照顾。典型的淄川方言。

例:(1)我倒也不专为小二官儿,千万只是为咱晁家人,将

帮起一个来是一个的。(《姻缘》57回)

(2)起动二位千山万水的将帮了他来。(《姻缘》96回)

   (3)欺孤灭寡行不良,没娘的孩子自有天将帮。(《翻魇殃》1回)

(4)还望我把孩子来将帮。(《慈悲曲》1段)

29、告  讼:  背后里诉说。《俚曲》中写作告诵。在淄川人的表述中,告讼和告诉是有区别的。“告讼”是背后向他人倾诉,取得同情。有时还含有背后说坏话的意思。“告诉”只是让对方知道。    

例:(1)县官把那圆领的事情对了夫人告讼。(《姻缘》36回)

(2)况且是路途遥远,捞不着上门告诵。(《翻魇殃》1回)

30、瞎  话:  谎言或说谎。淄川人常将说谎称之为“掏瞎话”、“巴瞎话”、“叨瞎话”。“掏”字,《俚曲》写作“啕”。

例:(1)别要掏瞎话,且说正经事。(《姻缘》22回)

(2)还不家去,在人家攮血刀子叨瞎话。(《姻缘》58回)

(3)且找个人去巴巴瞎话。(《禳妒咒》24回)

   (4)俺虽然穷极了叫化子,啕瞎话,不拘那里就一个黄边。

(《富贵神仙》11回)

31、铺  衬(补衬):  破布或破衣服。

例:(1)拿着给我奶奶做铺衬去,叫俺奶奶赔陈奶奶个新袄。(《姻缘》92回)

            (2)当日实有这件破袄,是媳妇子赌气夹了来家,合陈师娘换下的一条破裤,都拆破做补衬使了。(《姻缘》92回)

(3)上下一堆破铺衬,西北风好难禁。(《墙头记》2回)

32、遮  嚣:  遮羞。淄川人普遍读羞为“嚣”,如“害羞”读作“害嚣”。《姻缘》和《俚曲》中都应用的很普遍。

例:(1)嫂子可是没说的,穷叔遮嚣罢了。(《姻缘》21回)

(2)依着我偷着做做,人不知还好遮嚣。(《翻魇殃》7回)

33、敢  仔:自然、当然。《俚曲》有时写作“敢子”。

例:(1)敢仔尤聪着雷劈了,另寻了这吕祥儿。(《姻缘》84回)

(2)敢子你只知道有前窝。(《慈悲曲》3段)

34、紧  仔(紧子):  本来、本来就的意思。《俚曲》有时写作“谨仔”、“急仔”。

例:(1)紧仔年下没钱,又叫你们费礼。(《姻缘》21回)

(2)谨仔剩下一个人,割捨的出来受颠连。(《慈悲曲》6段)

(3)急仔嫌他年纪大,抓打起来不害嚣。(《翻魇殃》2回)

35、多  昝(多咱): 啥时候。

 例:(1)咱家多昝给他算算,有些好处,也是咱的光彩。(《姻

缘》47回)

(2)你看是多昝晚,才把门来叫?(《富贵神仙》9回)

36、那  昝(那咱):  那时候。

 例:(1)那昝徐大爷替他铺排的,好不严实哩,你怎么弄他?(《姻缘》47回)

 (2)他说那咱就往前蹭。(《墙头记》4回)

37、搭  拉:  不平衡,一头向下垂。《俚曲》写作“搭喇”。

 例:(1)你要偏了,不是往这头搭拉,就是往那头搭拉。(《姻

缘》22回)

(2)脖搭喇抬不起,眼皮肿闭也难睁。(《磨难曲》28回)

38、瓜  子:巴掌。有时也指眼泪。打瓜子是淄川流行的一种游戏。

例:(1)我合你赢打瓜子。我输了给你一个钱;你输了,打

你一个瓜子。(《姻缘》75回)

    (2)这一回你打交,我先翻,翻错了的打十个瓜子。(《禳

妒咒》2回)

 (3)又搭上江城眼里又吊下瓜子来。(《禳妒咒》13回)

39、直  当:  值得。《俚曲》写作“值当”。

例:(1)这直当的买二亩地种。(《姻缘》34回)

    (2)你一心待去,不中正好,甚么直不的功名,就值当

恼的出了家?(《蓬莱宴》5回)

40、拇  量(摸量):  揣度,估量。《俚曲》写作“每量”。这也是一句很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了10多次。

例:(1)你拇量着,也得什么礼酬他?(《姻缘》4回)

(2)你摸量着买甚样的就是。(《姻缘》39回)

   (3)官府的意思,是指望你几两银子,说验尸是个拿法。

你每量了去。(《寒森曲》4回)

41、骨  碌:  跌交倒地。圆形的轮子淄川人也叫“骨碌”。

例:(1)狄婆子把素姐推了个骨碌,夺过鞭子,劈头劈脸摔

了几下子。(《姻缘》48回)

(2)在路上走路胡迷了,一骨碌张在崖上。(《磨难曲》23回)

 42、跑  躁:  烦躁难受。《俚曲》写作“刨躁”。

例:(1)晁夫人越发跑躁的异样。(《姻缘》36回)

(2)刨躁了嗓子,就呜呼尚飨了。(《寒森曲》7回)

43、铺  盖:  淄川人称睡觉的被褥为铺盖。

例:(1)卧房中只得一床铺盖。(《姻缘》1回)

(2)依贤弟说来是铺盖不好,不妨不妨。(《闹馆》)

 44、讹  头:  讹诈。《俚曲》中写作“鹅头”

 例:(1)寄姐道:我打杀了人?来拿讹头!我不怕他!(《姻

缘》80回)

   (2)那妮子他达无赖之极,上门子骂了又告状,县官又脏,

要拿鹅头,出了个票子,单叫臧姑。(《姑妇曲》3段)

 45、作  蹬:  作业、造孽的意思。

例:(1)你就强留下他,他也作蹬的叫你不肯安生。(《姻缘》68回)

   (2)割了肉胡触送,终朝每日瞎作蹬,弄的天那大窟窿。

(《俊夜叉》)

46、壮  实:身体强壮的意思。

 例:(1)俺大爷看着壮实,里头是空空的,通象那墙搜了根

的一般。(《姻缘》2回)

(2)服事了二十多天,张官人较壮实了。(《富贵神仙》2回)

47、蹊  跷(跷蹊):  古怪、奇怪的意思。

例:(1)谁知蹊跷古怪的事说不尽这许多。(《姻缘》14回)

   (2)好蹊跷,好蹊跷,新月刚刚上树梢,方才掌上灯,

难说就睡了觉?(《禳妒咒》9回)

48、多  梭:  同哆嗦。《俚曲》写作“拸捘”。

例:(1)斩眉多梭眼的,甚是不成模样。(《姻缘》8回)

(2)挤眉拸捘眼,要把孩子唠。(《慈悲曲》2段)

49、滴  溜(提溜):  用手提着的意思。《俚曲》有时写作“抵溜”。

例:(1)一边说着,一边滴溜着裙子,穿着往外走,(《姻缘》10回)

(2)你凭着什么提留着腿卖?(《姻缘》53回)

   (3)就像是二三岁的孩子,轻轻的一把儿抵溜。(《富贵

神仙》6回)

(4)那木匠提留着墨斗,也只是看一眼。(《富贵神仙》11回)

50、汤  汤(汤一汤):  动动或摸摸的意思,有时也作流畅解。

           例:(1)这虽是个伤手疮,长的去处子不好,汤汤儿就成了臁疮。(《姻缘》67回)

        (2)难道说人家合你有来往,就不许我汤一汤。(《富贵神仙》6回)

51、还  醒(还惺、还省、还性):  昏迷之后活转过来。淄川人有时说歇一歇也称“还惺还惺”。

例:(1)吓得死过去半日才还醒过来。(《姻缘》12回)

   (2)只怕是一时昏去,待霎时还醒将过来。(《墙头记》4回)

52、摩  弄:  用手抚摩的一种亲昵动作。《俚曲》写作摸弄。

 例:(1)晁夫人摩弄着他,哄他吃饭,又给他果子吃,黑夜叫他在炕脚头睡,叫他起来溺尿。(《姻缘》36回)

(2)我和你年残日暮,摸弄着他也略散心怀。(《禳妒咒》3回)

53、曲  持:  窝憋、委屈的意思。《俚曲》写作“缺哧”。

 例:(1)若把娘子曲持坏了,相公回来,把我们看做狗畜生,

不是人养的。(《姻缘》14回)

(2)细细绞脸开了眉,霎时缺哧的一身汗。(《琴瑟乐》)

54、杭  货:  东西、玩艺、家伙的意思。《俚曲》写作“行货”。

例:(1)张师傅,喜你个杭货么?(《姻缘》43回)

(2)您那个行货子,你那么打他,可我怎么听的说,他还合你极好呢?(《禳妒咒》16回)

55、踢  蹬:  折腾、胡闹、搅乱的意思。

 :(1)至于丧间,素姐怎生踢蹬,相家怎生说话,事体怎

样消缴,再听后回接说。(《姻缘》59回)

    (2)老头儿在这里说,俺在那里听,又待将奴宰烹,又

待将奴怎生,揭开眼罩咱就踢蹬。(《禳妒咒》10回)

56、瓜  搭:  用手拍打或两物相碰撞发出的声响。(《俚曲》写作“呱嗒”。

例:(1)打的那牙巴骨瓜搭瓜搭的怪响。(《姻缘》84回)

    (2)昨夜晚做一梦,拾一锭,喜个怔,老婆孩子呱嗒腚,

醒来还是个净打净。(《穷汉词》)

57、张  智:  样子,也说“做张做致”。《俚曲》、《姑妄言》都写作“张致”,应用甚多。童万周先生说是河南方言,看来此语应用地域甚广。

例:(1)谁知那心慌胆怯了的人另是一个张智。(《姻缘》52回)

    (2)小娘子会弄张致,平日里哄杀人光使你那诡计。(《富

贵神仙》6回)

(3)他那一路上的人恐怕晁大舍使性子,又恐怕旁边人有不帮衬的打破头屑,做张做致的圆成着,做了五十两银子卖了。(《姻缘》6回)

58、倒  沫:  磨蹭。《俚曲》写作“倒磨”。

例:(1)晁梁倒沫,晁夫人发燥,春莺合晁凤媳妇怪笑的。(《姻缘》49回)

  (2)难把你拉拖,难把你拉拖,只管倒磨,你是待怎

么?(《禳妒咒》3回)

59、落  草:淄川人称小孩出生为落草。

例:(1)二叔是通州香岩寺梁和尚脱生的,他那里坐化,这里落草。(《姻缘》46回)

    (2)落了草叫欢欢,摸摸×甚喜欢,细想来也是精扯淡。

(《墙头记》2回)

60、科  子(窠子):  娼妇,私科子即暗娼。这是淄川人用来骂人的话,常骂人为“科子生的”。《姻缘》中多写作“窠子”,《俚曲》中多写作“科子”,都应用甚多。

 例:(1)我再把这老私科子踢给他顿脚,把这几件家伙放

把火烧了,随那小私科子怎么样去。(《姻缘》72回)

        (2)于氏气极,忽的跑了去说:“小科子骂了不少了!”臧姑也骂:我只说你那老科子!(《姑妇曲》2段

        61、拖  坯:  本义是用模子制作盖房用的土坯。《俚曲》写作“脱坯”。

例:(1)若是年少精壮,力刚强,拈的轻,掇的重,拖的坯,

打的墙。(《姻缘》88回)

   (2)好个儿郎,好个儿郎,模子又好杆又强,脱个坯来

就不和人一样。(《禳妒咒》4回)

62、粘  粥:  淄川人称粥为“粘粥”或“糊突”。高粱面做

的叫“红粘粥”;小米面做的叫“小米粘粥”。“粥”字淄川人发“竹”

音。

 例:(1)那溪水中甜水做的绿豆小米粘粥,……饱饱的吃了。

(《姻缘》24回)

    (2)你大号红粘粥,你名突你姓胡,原来你是高粱做。(《墙

头记》1回)

 63、窝  窝(窝窝头):  食物,一般以玉米面为原料,掺糠

的叫“糠窝窝”,掺菜的叫“菜窝窝”。淄川人在荒年以此为主食之

一。淄川以东的昌潍地区吃饼子而不吃煎饼和窝窝。淄川流传杂著

《窝窝头词》一种,传为蒲松龄作。

 例:(1)奶奶生前,你不认得他姓张姓李,你糠窝窝也没给

他个吃。(《姻缘》92回)

(2)枣面蒸成窝窝头,嫩鸡鲜肉剁成炸。(《禳妒咒》1回)

64、老  鸹:  乌鸦。

 例:(1)觅汉去不一会,从外面拿着一个黢黑傻大的铁咀老

鸹往后来。(《姻缘》58回)

(2)把贼头挂出去,叫那老鸹野鹊吃他的肉。(《翻魇殃》3回)

65、脏  样:  骂人语。

例:(1)如输了时,将那随身带的猪皮样粗,象皮样黑,狗

脏样臭那个丑屁股准帐。(《姻缘》92回)

(2)我看不上你那脏样。(《姑妇曲》1段)

66、蚁  羊:  蚂蚁。《俚曲》写作“蚁蛘”。

 例:(1)无千大万的丑老婆队里,突有一个妖娆佳丽的女娘

在内,引惹的那人就似蚁羊一般。(《姻缘》56回)

    (2)我想那严公子,待杀个州县官,只像碾杀个蚁蛘,

有何难哉!(《磨难曲》9回)

67、皮  狐:  狐狸。

    例:(1)又说皮狐子身上甚是骚气。(《姻缘》92回)

       (2)渔妈妈的皮狐子,变了个江湖人,就是个引汉子的

老妖精。(《禳妒咒》13回)

 68、走  草:  母狗发情。

   例:(1)再有那一样歪拉邪货,心里边即与那打圈的猪,走

草的狗,起骒的驴马一样,口里说着那王道的假言,不管甚么丈夫的门风,与他挣一顶“绿头巾”的封赠。(《姻缘》36回)

      (2)好人说的上了他道,节妇也说的解了裙,不走草的叫

他螫了对。(《禳妒咒》15回)

69、煎  饼:  用玉米、高粱、米豆等粗粮,制作的一种食物。

蒲松龄《煎饼赋》云:“独煎饼则合米豆为之,齐人以代面食”。是以淄川为中心的古齐地人的一种主食。

例:(1)鸡蛋摊的黄煎饼,……弄了许多蹊跷古怪的物件。(《姻

缘》88回)

   (2)我属煎饼的,你夸摊了我了!(《增补幸云曲》12回) 

70、馍  馍:   即馒头。淄川人叫馒头为“馍馍”或“饽饽”。

 例:(1)一个大年下,连个馍馍皮子也不曾见一个。(《姻缘》10回)

 (2)不用说那赏钱,馍馍也是难拿。(《禳妒咒》8回)

71、扁  食:  即饺子。淄川人也叫包子。包饺子叫“包包子”、“包扁食”。“扁食”,的叫法,地域很广。

例:(1)背了家主,烙火烧、捍油饼、蒸汤面、包扁食,大

家吃那梯己。(《姻缘》26回)

(2)银匠说:是卖扁食的王二。(《墙头记》2回)

    72、烧   饼:  面粉做的食物,上面有一层芝麻。淄博的大肉烧饼、酥烧饼是驰名的风味食品。

例:(1)不待做,买些烧饼点心,嗓在自己肚里。(《姻缘》76回)

   (2)歪子喜极了,即时换了些烧饼,籴了米,拿到家中吃了一顿。(《寒森曲》8回)

73、鹁  鸽:  淄川人叫“鸽子”为“鹁鸽”。

例:(1)这等放野鹁鸽的东西,他原是图你的好跟了你来,

你这样待他,他岂有忠心待你。(《姻缘》82回)

 (2)万岁道:这是“野鹁鸽寻窝”。(《幸云曲》22回)

74、毡   条:  即毛毡,一种铺垫物。

例:(1)那秃丫头又送出一条毡条,一床羊皮褥子,一个席

枕头来。(《姻缘》4回)

(2)只得去盖毡条,骨碌到五更尽。(《禳妒咒》9回)

75、蹬   歪:  淄川人称腿脚伸缩的动作为“蹬歪”。

例:(1)把个晁思才拾了个仰百叉,地下蹬歪。(《姻缘》20回)

               (2)过不去回不来,手和脚瞎蹬歪,似上竿又把解来卖。(《墙头记》2回)

76、把   戏 :  淄川人称跑江湖变戏法、表演杂耍的人为玩

“把戏”。

例:(1)到了官手里,象撮弄猢狲一样,叫他做把戏他看。(《姻

缘》36回)

   (2)不要慌,耍把戏的开了箱,只怕还弄出故事来哩。(《禳

妒咒》13回)

 77、馓   子:  一种用油炸的丝状面食。

 例:(1)晁夫人叫人收拾了一大盒麻花馓子,又一大盒点心,

叫人跟了润哥家去。(《姻缘》30回)

    (2)俺家小哥可是那卖馓子的折了本,也就炸×不得了。

(《禳妒咒》13回)

    78、遥地里(摇地里):   到处乱跑的意思。《俚曲》有时作“沿地里”。

 例:(1)你在蒋府里静坐罢了,你却遥地里去串人家,致得人家败人亡。(《姻缘》10回)

            (2)家里又有两个不知好歹的孩子,摇地里对了人家告讼,说他家有一坛银钱。(《姻缘》34回)

(3)本庄子住不住,又沿地里将人投。(《姑妇曲》2回)

 79、知不道:  即不知道。这是一句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20余次,《俚曲》中也应用甚多。

例:(1)知不道什么,少要梆梆!(《姻缘》6回)

(2)都知不道是什么缘故。(《慈悲曲》1段)

 80、不中用:  不顶事,起不了作用的意思。

 例:(1)我就管住你的身子,你那心已外驰,也是不中用的。

(《姻缘》37回)

(2)他既有了主,央他也是不中用。(《翻魇殃》9回)

 81、不是价(不是家):  不是的意思。淄川方言中有许多都带有一个“家”(价)字。“家”(价)字并无实际意义。如:“这个家”、“那个家”、“不待家”、“没的家”、“没有价”等等。

 例:(1)谁想不是价,可是那符动掸(弹)。(《姻缘》6回)

     (2)叫一声商相公,不是家俺不从,没的钱去也不中用。

(《寒森曲》5回)

 82、挺着脚:  指人死了。淄川人还常称人死了为“伸了腿”。

 例:(1)晁夫人吁了口气,说道:挺着脚子去了,还留下这

们个祸害,可怎么处!(《姻缘》43回)

    (2)打诈的银钱拿不了去,止有无穷孽随身,挺着脚去

把理来问。(《寒森曲》7回)

        83、红馥馥:  形容脸色或肤色好看、健康的样子。《俚曲》写作“红拂拂”。

例:(1)相栋宇吃的脸红馥馥的从外来了。(《姻缘》58回)

     (2)红拂拂的脸子真可爱,瘦小小的金莲只半揸。(《禳

妒咒》7回)

 84、折堕杀:  虐待死。《俚曲》写作“折掇煞”。淄川方言中

带“杀”字的也甚多,如“打杀”、“骂杀”、“累杀”等,这也是淄川方言的一大特点。

 :(1)就是打杀也罢,折堕杀也罢,主人家有偿命的理么?

(《姻缘》80回)

 (2)从今后把他丢下,折掇煞休要可怜。(《禳妒咒》12回)

 85、睃不上:  看不顺眼。典型的淄川方言,有时也讲“睃拉不上”。

 例:(1)说他又疼你又极爱你,你只睃拉他不上,却是怎么?

(《姻缘》59回) 

(2)俺媳妇急仔睃不上我,我不如就给他。(《翻魇殃》4回)

 86、软骨农:  软软的。典型的淄川方言。《俚曲》写作“软沽浓”。

例:(1)这软骨农的是甚么东西?(《姻缘》52回)

(2)只当贼头是铁钢,割来也是软沽浓。(《快曲》2联)

 87、秋胡戏:  指妻子。

 例:(1)跑的迟些,你那“秋胡戏”待善摆布我哩!(《姻缘》

2回)

(2)不怕天不怕地,单单怕那“秋胡戏”。(《禳妒咒》1回)

 88、歪拉骨:  本义指妇女的脚缠得不端正,借以对妇女的贬称。《俚曲》有时写作“歪辣骨”。

 例:(1)放你家那臭私窠子淫妇歪拉骨接万人的大开门驴子

狗臭屁。(《姻缘》11回)

    (2)六哥道:小歪辣骨!你央及我,你可就先骂我。(《增

补幸云曲》12回)

(3)小歪拉骨!你可啕煞我了!(《禳妒咒》3回)

89、狗攮的:  骂人话。狗肏的。《姻缘》、《俚曲》中都应用很多,是典型的淄川方言。

例:(1)这狗攮的可也可恶的紧!(《姻缘》70回)

(2)这狗攮的!还待指望我的钱么?(《寒森曲》4回)

 90、狗臭屁:  骂人说话。

:(1)只在人那耳旁里放那狗臭屁不了。(《姻缘》67回)

(2)撒谎的东西不害羞,没人听你那狗臭屁。(《琴瑟乐》)

91、割碜杀:令人寒碜的要命或恶心的要死的意思。《俚曲》写作“可岑煞”或做“岑煞”。

例:(1)叫他说的割碜杀我了。(《姻缘》84回)

(2)万岁说:“可岑煞我了”!(《增补幸云曲》23回)

92、跛罗盖:  即膝盖。《俚曲》有时写作“波罗盖”

 例:(1)这话长着哩,隔着层夏布裤子,垫的跛罗盖子慌。(《姻

缘》10回)

   (2)三更里苦哀哉,疼又麻难顾追,十万蛆螿这波罗盖。

(《磨难曲》28回)

 93、胳肢窝:  腋窝。《俚曲》作“夹肢窝”。

 例:(1)回到家,把几件银簪银棒,几件布娟衣裳,吊数黄

钱,卷了卷夹在胳肢窝里……。(《姻缘》82回)

    (2)大成窘了,从他媳妇那夹肢窝里钻出去颠了。(《姑

妇曲》2回)

 94、定心汤:  产妇在生产之后第一次喝的米汤,淄川人称之

为定心汤。

 例:(1)看着断了脐带,埋了衣胞,打发着春莺吃了定心汤,

安排到炕上靠着枕头坐的。(《姻缘》21回)

(2)试问后娘因何故?不曾亲吃定心汤。(《慈悲曲》1段)

 95、妈妈头:  乳头,有时借指妇女。

 例:(1)自从那一年七月十五日在三官庙与素姐相识以后,看得素姐极是个好起发,容易设骗的妈妈头主子。(《姻缘》

68回)

(2)倒换过妈妈头,到叫俺心里念。(《禳妒咒》27回)

96、尿盆子:  夜间放在房间小便用,相当于马桶的功能。

 例:(1)清早起来,这尿盆子不该顺着手捎出去么?(《姻缘》

59回)

(2)嗔我又没端尿盆。(《禳妒咒》1回)

97、忘八羔子(王八羔子):  小王八或鳖羔子。骂人话。《姻缘》和《俚曲》中都大量的应用过。

例:(1)你再打听打听,休听那忘八羔子们的瞎话。(《姻缘》85回)

(2)忘八羔子,你可打杀我了。(《磨难曲》15回)

98、乔声怪气:  说话怪腔怪调的发泄心中不满的样子。

 例:(1)薛亲家外头坐着,家里把丫头打的乔声怪气的叫唤,

甚么道理?(《姻缘》46回)

    (2)才叫二成来替替,臧姑来乔声怪气的叫了去了。(《姑

妇曲》2段)

99、上头铺脸:  形容不庄重的亲昵动作。《俚曲》作“上头扑面”。

例:(1)可也有报应,宠的那小荷香上头铺脸。(《姻缘》44回)

(2)骂一声小淫娼,上头扑面甚么样。(《增补幸云曲》25回)

100、抓耳挠腮(挝耳挠腮):形容高兴或着急的样子。

 例:(1)晁大舍喜的抓耳挠腮的道:真是不到两京,虚了眼。

(《姻缘》6回)

   (2)徐氏见娘子极的抓耳挠腮的,就知道不该他事。(《翻

魇殃》3回)

101、突突抹抹(都都摸摸):  磨磨蹭蹭,不进不退的样子。《俚曲》写作“笃笃磨磨”。

例:(1)嗔到你突突抹抹的不家去,是待哄我睡着了干这个!

(《姻缘》58回)

(2)狄希陈都都摸摸的怕见去。(《姻缘》45回)

(3)二成笃笃又磨磨,低着头儿无耐何。(《姑妇曲》2段》

102、絮絮叨叨(绪绪叨叨):  说话罗嗦、重复。

 例:(1)要不赏赐,别要只管絮絮叨叨的胡缠,这便一点帐

也没有。(《姻缘》55回)

    (2)珍哥足足哭叫了半夜,次早住了雨,直一路绪绪叨

叨的嚷骂到家。(《姻缘》8回)

    3)俺每日絮絮叨叨,一日就说你几千遭,或者你乜眼也跳。(《翻魇殃》8回)

103、清锅冷灶:比喻少吃无喝,生计困难。

例:(1)走到计氏院内,只见清锅冷灶,一物无有。(《姻缘》

3回)

    (2)有清锅又冷灶,哭的哭,叫的叫,有心只待上一吊!

(《穷汉词》)

 104凄凄离离:  猥亵、打闹、不清不白的意思。《俚曲》也

写作“嘁哩”。

例:(1)这灶上的调羹,是狄爷算计要留着房里使用的,你

却不可合他凄凄离离的。(《姻缘》55回)

(2)说长道短嘁哩咱,看不上那种浪张势。(《琴瑟乐》)

105、努筋拔力:  费尽气力的意思。《俚曲》写作“扭筋拔力”。

例:(1)买了人家的孩子来,数九的天不与棉衣穿,我看拉

不上,努筋拔力的替他做了衣裳,不自家讨愧,还说长道短哩!(《姻缘》79回)

 (2)俺也曾血汗暴流,扭筋拔力。(《穷汉词》)

106、凄凄插插:  悄悄地小声议论。《俚曲》有时写作“嘁嘁插插”。

:(1)听见手下人凄凄插插的说,……。(《姻缘》48回)

(2)合家儿都在一堆儿嘁嘁插插,看着我江城!(《禳

妒咒》10回)

107、打牙巴骨:  因天冷或害怕而颤抖时,上下牙不停的磕碰,淄川人称之为打牙巴骨。

例:(1)狄希陈唬的那脸蜡似的焦黄,战战的打牙巴骨,回

不上话来。(《姻缘》52回)

    (2)上下一堆破铺衬,西北风好难禁,牙巴骨打的浑身

困。(《墙头记》2回)

108、眊眊稍稍:  含有恐惧、害怕的样子。《俚曲》写作“毛稍稍的”。

例:(1)狄希陈从袖中取出那两套衣服,两只眼睛看了素姐

眊眊稍稍的说道:寻了许多去处,方才寻得这两套洒线衣裳。(《姻

缘》65回)

    (2)昨日到了门外,撞见老李婆子那模样儿,毛稍稍的,

像有些虚惊的光景,必然他引诱为非。(《禳妒咒》15回)

109、大意拉拉:  大模大样,装腔作势的样子。《俚曲》写作

“大喇喇的”。

例:(1)看他在本官面前大意拉拉的,一定是有些根基的物

件。(《姻缘》88回)

(2)今日上门来,还大喇喇的。(《磨难曲》28回)

110、撩:  扔、丢的意思。

 例:(1)这银子就逼小人受了,小人也只撩吊了。(《姻缘》

20回)

 (2)他自己穿的个红袄来,撩过去,着他穿。(《慈悲曲》4回)

111、撮:  向上推或举的意思。

 例:(1)相主事娘子抱着往上撮。(《姻缘》77回)

(2)你过来,我把这墙上撮过你去罢。(《墙头记》2回)

112、忒:  太的意思。典型的淄川方言,这一方言在《姻缘》和《俚曲》中应用都在百次以上。

例:(1)那良心忒也有些过不去。(《姻缘》14回)

 (2)我也是用兵半世,这场戏忒也伤情。(《快曲》2联)

113、情:  继承、坐得的意思。

例:(1)把这六两银子,合这六担粮食,我情四分,二官儿情两分。(《姻缘》22回)

    (2)我只在你手里情囫囵家事。(《姻缘》78回)

    (3)我十年出亡在外,倒情着做了太公。(《富贵神仙》13回)

114、揣:  喂的意思。用于指人带有贬义。

例:(1)每逢拿着老米饭、豆腐汤,死乞百赖的揣人。(《姻缘》

(2)看这一样揣东西,不宜量好说只宜量捶。(《姑妇曲》1段)

 115、雌: 洒上、 碰撞、训斥的意思。《俚曲》写作“泚”。

 例:(1)碧清的一泡尿雌将上去,笑的一个家不知怎么样的。(《姻缘》21回)

    (2)晁无晏雌了一头子灰,没颜落色的往家去了。(《姻缘》32回)

(3)二姐被万岁泚了几句,就羞的低了头。(《增补幸云曲》13回)

116、答  应:  淄川方言作侍候和听使唤的意思。

例:(1)你要答应的好,孩子满月,我赏你们。(《姻缘》21回)

    (2)他若来时,唱给我听了,答应的我欢喜,赏他一桌

酒。(《增补幸运曲》18回)

117、拾:买或拿的意思。

例:(1)狄员外叫人拾的火烧,买的豆腐合熟肉,黄牙白菜。

(《姻缘》55回)

(2)你把那残汤剩饭,拾上些给他如何?(《墙头记》1回)

118、搬:  带上运载工具请人或迎接人,淄川称之为搬。

例:(1)爹娘闻知娶你过门,甚是欢喜,要即时搬你上船,

同往任内。(《姻缘》6回)

(2)到了九日上,他哥哥自家来搬他。(《姑妇曲》2段)

119、纂:  编造谎言或理由。

例:(1)我没的因小女没了,就枉口拔舌的纂他?(《姻缘》9回)

(2)白眉扯眼不害嚣,生纂出名条问你要。(《墙头记》4回)

120、嗓:  骂人吃东西为嗓或攮嗓。

例:(1)你头晕恶心是攮嗓的多了。(《姻缘》74回)

(2)从今后各支锅子把饭嗓。(《禳妒咒》12回)

121、济:  好处。

:(1)亏不尽得了这媳妇子的济。(《姻缘》52回)

(2)若是该报仇,一帖药就得了济。(《富贵神仙》4回)

122、澎:  说大话,说瞎话。《俚曲》写作“烹”。

 例:(1)小的到他门上澎几句闲话,他怕族人知道,他自然

就给小的百十两银子,买告小的。(《姻缘》47回)

 (2)从此没有下三等,顺口谈文尽着俺烹。(《禳妒咒》26回)

123、插:  煮、做的意思。

 例:(1)老魏在炕上坐着,他媳妇在灶火里插豆腐。(《姻缘

49回)

(2)一窝孩子吱吱叫,老婆子剜菜插粗康。(《磨难曲》1回)

124、掏:  取、找的意思。

例:(1)拿簸箕掏了些灰,走到上房去垫那地上的血。(《姻

缘》20回)

    (2)那一夜叫我去掏火,我后来细想,甚是疑心。(《姻

缘》19回)

 (3)小的掏换真了。(《姻缘》47回)

125、真  个:  真的。典型的淄川方言。《俚曲》写作“真果”。

例:(1)程大姐道:不是真个,难道哄你不成。(《姻缘》72回)

(2)你真果待合我么?(《禳妒咒》6回)

126、敬:  专门、特意的意思。典型的淄川方言,《姻缘》中应用20余次。

 例:(1)他敬来替太太磕头,要见太太哩。(《姻缘》71回)

 (2)小的是昨夜来家,敬来磕头道喜。(《磨难曲》28回)

127、札:  手指伸开,拇指与中指间的距离。《俚曲》写作“揸”。

 例:(1)狄希陈取出炮仗来,有一札长,小鸡蛋子粗,扎着

头子,放的就似那铳一般怪响。(《姻缘》58回)

 (2)瘦小小的金莲只半揸。(《禳妒咒》7回)

128、使:  累的意思。

 例:(1)先生说:我使的慌,你且拿下去想想,待我还醒还

醒再教。(《姻缘》33回)

    (2)官人实不壮实,走了一日多路使着了,所以又病起

来了。(《富贵神仙》3回)

129、头  信:  索性的意思

例:(1)你不要着忙,头信放了心。(《姻缘》19回)

    (2)放着这戌时极好,可不生下来,头信等十六日子时罢。(《姻缘》21回)

    (3)投信我掘他妈的。(《禳妒咒》10回)

    (4)投信是破上做,他待能把囃。(《富贵神仙》4回)

以上列举了129条方言俗语词汇。除此之外,胡适先生在他的《醒世姻缘传考证》中还列举了14条,徐复岭先生在他的《醒世姻缘传作者和语言考论》中也提到了12条。二者加在一起共26条。这26条词汇分别是:善茬、探业、待中、魔陀、出上、扁(贬)、偏(谝)、乍、照(朝)、长嗓黄、老獾叨、掘、暴、杀、腔、鳔、琅珰、板渣、还醒、插插、乔性、情管、顶棚子。

上列26条,连同笔者选录的129条,共计155条。《姻缘》中的方言词汇,可以在蒲松龄的作品中找到例证的远远不止这一些。但是,有这么多的例句,已足够说明《姻缘》的作者与蒲松龄是同乡无疑了。

 二、淄川方言举例简释

《姻缘》中涉及的淄川方言不胜枚举,为了更进一步展示淄川方言在《姻缘》中所占的分量和比重,特再从《姻缘》中拣选250条淄川人所习用,淄川方言志中所提到的方言分类简释如下:

1、亲属、人品类

(1)小厮:男孩;

(2)闺女:女儿、女孩

(3)妮子:女孩

(4)外甥:外孙;

(5)男人:丈夫

(6)大伯:丈夫之兄;

(7)妗子:舅母;

(8)婆婆:丈夫之母;

(9)老娘婆:接生婆

(10)傻孙:傻瓜;

(11)亲家:夫妻父母双方互称;

(12)老娘娘子:老年妇女

(13)奶子:奶妈;

(14)丈人:岳父;

(15)觅汉:长工;

(16)皮贼:顽皮孩子;

(17)庄户:种田的百姓;

(18)破罐子:破鞋;

(19)风老婆:疯子或指不讲道理的女人。

(20)老生女儿:最小的女儿,或指晚年生的女儿。

2、身体、疾病、医疗类

(1)症候:病,毛病;

(2)额颅盖:前额;

(3)恶发:发炎化脓;

(4)牙叉骨:指嘴巴;

(5)孤拐:脚拐骨;

(6)胳膊:手臂;

(7)打呼卢:鼾声;

(8)闹腮胡:络腮胡。

3、动作、行为类

(1)杂碎:坏东西;

(2)情受:继承;

(3)念讼:念叨;

(4)勤力:勤快;

(5)翻盖:拆了重盖;

(6)松缓:轻松、宽松;

(7)恶影:恶心;

(8)刺挠:皮肤大面积发痒;

(9)虚火:过分夸张;

(10)掏换:借或买;

(11)麻利:迅速、利索;

(12)严实:严密;

(13)实落:实在、不作假;

(14)窄逐:不宽敞;

(15)快性:顺利、快当;

(16)挝挠:拿或撕打;

(17)打圈:猪发情;

(18)盖抹:遮掩;

(19)眼势:眼色;

(20)献浅:献殷勤;

(21)磕打:碰撞;

(22)肚喃:小声的嘟囔;

(23)饥困:肚饿;

(24)证见:证人;

(25)直势:爽直、正直;

(26)败坏:诽谤;

(27)巴结:努力;

(28)窝憋:不舒畅;

(29)悖晦:无理要求、不接受劝说;

(30)因由:原因、缘故;

(31)煞实:厉害、认真、能干;

(32)活泛:灵活;

(33)调贴:安分、顺从;

(34)作孽:不安分、闹事;

(35)皮缠:涎着脸纠缠;

(36)撒拉:不齐整;

(36)胀饱:因吃的过多致使肚腹发胀;

(37)伶俐:聪明;

(38)熟化:熟悉、熟练;

(39)拿把:刁难;

(40)促狭:手段狠毒

 (41)扑撒:用手展平;

(42)利巴:外行、没经验;

(43)撕挠:食物变质;

(44)铺腾:大手大脚乱来、葱蒜酒等发出的邪味;

(45)估捣:拾掇:收拾;

(46)拾掇:收拾、整理;

(47)作兴:时兴;

(48)吊远:远远的、偏远;

(49)帮扶:帮助

 (50)打围:打猎;

(51)蒗抗:干活粗糙马虎;

(52)劈拉:两腿分开;

(53)架话:挑拨是非;

(54)棱罗:衣服过长拖地;

(55)羊性:脾性特别;

(56)铺拉:用手推擦或摆脱干系

 (57)大差:差大了

 (58)拿捏:拘束、不自然;

(59)伍弄:凑合

(60)歪鳖:使坏;

(61)夹拉:用肢体夹着;

(62)团弄:捏聚或揉成团;

(63)郎当:扳着面孔;

(64)揽护:多管;

(65)占护:多占

 (66)乎杀:打杀;

 (67)彰扬:宣扬;

(68)搂吼:寻摸着看;

(69)柳柳:歪斜;

(70)打发:招待、辞退、陪送、派遣;

(71)拉巴:拉扯、抚养;

(72)圆成:说合;

(73)舞旋:耍弄、舞弄;

(74)旺相:健康、壮实;

(75)接纽:歪斜;

(76)闪人:抛弃;

(77)投投:捅捅的意思;

(78)厮称:和谐、合体;

(79)邦邦:说话;

(80)窄逐:不宽敞;

(81)烂舌根:说瞎话;

(82)烟杠杠:烟气浓郁;

(83)忙劫劫:匆忙;

(84)死不迭:嫌死的慢;

(85)死不残:该死的东西;

(86)脱不了:免不了、横竖是;

(87)脱不过:免不了;

(88)依不得:不依;

(89)下意不:不忍心;

(90)捞不着:没时间;

(91)了不得:很厉害、不好惹;

(92)使性子:发脾气;

(93)架落:依仗、靠着;

(94)减省:节约;

(95)不济:不好;

(96)踏猛子:潜水;

(97)明快:明亮、光线充足;

(98)五积六受:顽皮;踢蹬;

(99)急头么花:着急的样子;

(100)打破头屑:从中破坏别人的好事;

(101)狄良突卢:眼睛乱动的样子;

(102)好割好散:交往善始善终;

(103)吃醋捻酸:借指毛病多、不好伺候;

(104)血糊淋拉:形容伤痕累累;

(105)零碎嫁人:偷人,养汉;

(106)热呼拉:因动情而心里热乎乎

(107)淹淹缠缠:没精打采;

(108)悉溜刷拉:象声词,形容到处乱响;

(109)棱:打;

(110)蒯:挠痒;

(111)括:碰;

(112)浪:指妇女行为不端;

(113)乱插杠子:节外生枝,插入不相干的事;

(114)破死拉活:拼死拼活;

(115)腾挪;挪借;

(116)通脚:两人睡一个被窝,一人一头;

(117)还醒还醒:清醒、苏醒、歇一歇;

(118)出息:长进、发展前途;

(119)打夹帐:夹带私帐;

(120)打弓背:打埋伏、落了一手;

(121)张一张:望一望

(122)相:看的意思;

(123)吆天喝地:大声嚷叫;

(124)陆(虏):脱的意思;

(125)听说听道:听话、顺从。

4、服饰、饮食类

(1)呼饼:锅贴饼子;

(2)面汤:面条;

(3)杂面汤:掺豆粉的面条;

(4)油炸果:麻花;\

(5)椿芽:香椿树的嫩叶;

(6)麦仁:脱过皮的麦粒;

(7)碾转:用煮熟的嫩麦粒磨成条状的食物;

(8)软枣:柿类果品;

(9)芝麻盐:芝麻炒熟之后,磨细加盐制成的食品;

(10)连浆:磨过的豆子加上少量的酸浆和蔬菜做成的一种小豆腐;

(11)粥米:娘家或亲朋送来慰问产妇的食品;

(12)棋子:面叶;

(13)锅饼:烙制的大饼;

(14)秫术:高粱;

(15)单饼:烙制的不加盐等调味品的薄面饼。

5、房舍、器物类

(1)天井:庭院;

(2)茅厮(茅厕):厕所;

(3)抽斗:抽屉下带橱子的桌子;

(4)巴棍:小木棍;

(5)箔障:篱笆;

(6)瓦喳:破碎陶瓷片;

(7)仰尘:天花板;

(8)干草:谷秸;

(9)荸罗:柳编盛器;

(10)越子:捆作物秸杆的草绳;

(11)大栏:猪圈;

(12)大瓮:陶瓷大缸;

(13)铭旌:亲属朋友为死者送的带有赞颂意义的布帐子;

(14)棒槌:木制的洗衣工具;

(15)簸箕:簸粮食用的工具;

(16)半头砖:半截砖;

(17)大粪:人粪便;

(18)门桄:门框;

(19)书房:私塾、学校;

(20)胰子:肥皂;

(21)松柏斗子:柏树的果实;

(22)琉璃喇叭:玩具。淄川人又叫“鼓铛子”;

(23)尿鳖子:尿壶;

(24)夜壶:尿壶;

(235)担仗:带铁勾的扁担;

(26)铁鏊:摊煎饼子或烙饼用的工具;

(27)厦檐:房屋的前廊;

(28)家什:工具;

(29)泔水瓮:猪食瓮;

(30)麻线:纳鞋底用的线;

(31)主腰子:练功带一类的护腰;

(32)物业:家产;

(33)叉把:打场的工具;

(34)场园:庄稼收割之后脱粒、晒干的场所。

6、动物类

(1)叫驴:公驴;

(2)老鸹:乌鸦;

(3)曲蟮:蚯蚓;

(4)蛤蟆:青蛙;

(5)蚰蜒:蜈蚣类爬虫;

(6)头口:驴或大家畜;

(7)盐鳖户:蝙蝠;

(8)蚂蚍:蚂蝗;

(9)虼蚤:跳蚤。

7、时令类

(1)早晨:明天

(2)夜来:昨天;

(3)后日:后天;

(4)头晌:头午;

(5)响午:中午;

(6)后响:晚上;

(7)黑夜:夜间;

(8)这昝:当今;

(9)年时:去年;

(10)年下:春节前后;

(11)过年:明年;

(12)饭时:早饭时间;

(13)擦过节:刚过去节;

(14)早先:从前;

(15)五黄六月:盛夏季节。

8、性状、方位及婚丧迷信类

(1)糨:稠;

(2)近便;很近;

(3)落脚货:积压品;

(4)墓田:坟地;

(5)供养:以酒类祭鬼神;

(6)辞灶:腊月二十三晚上送灶仪式;

(7)忌日:死者去世的日子;

(8)脚头:炕、床上人躺的脚的一端;

(9)爪声不拉气:操外地口音,当地人听不懂;

(10)头里:前头;

(11)精湿:很湿。

(12)上头:女子梳妆挽纂准备成亲;

(13)娶亲:娶媳妇;

(14)绞脸:婚后妇女用丝线绞去脸上的汗毛;

(15)标致:漂亮;

(16)下定:定亲礼。

9、农事及其他

(1)垛秸杆:堆作物秸杆;

(2)签秫术:将高粱穗子切下;

(3)拾棉花:摘棉花;

(4)耩麦子:播种小麦;

(5)编囤:用苇子编的窄长的围囤粮食的席子;

(6)遍盖垫:用秸杆编制圆形的放东西的垫子;

(7)坡上:地里;

(8)半装:半成熟或未成熟;

(9)头首孩子:头胎;

(10)邻舍家:邻居;

(11)孤桩:物体被截去一段之后,留下的茬口;

(12)苫子:草编制品;

(13)领响:耕作时领头的牲口;

(14)打那里:从那里。

以上从《姻缘》中选出的257条方言词汇,都可以在淄博的方言志中找到,有的只是音同字异而已。连同本文的第三部分列举的153条,共计410条。尽管数量已足可观,但也仅是《姻缘》中所涉及到的以淄川为中心的淄博方言的一部分。不过,就是这一部分就已经足够可以证明《姻缘》的基础方言是以淄川为中心的淄博方言。至于淄川方言的语法规律,就不在此详述。对于以上所列举的方言的释义,因为了力求文字简短,恐难以做到全面和准确,祈请专家们谅诸。

在强调《姻缘》是以淄川方言为基础方言的前提下,笔者并不否认《姻缘》中也涉及到了兖州、诸城甚至更多地方的一些特殊方言,但不论是其数量或是重复应用的次数都远远不是《姻缘》中方言的主流。徐复岭先生提到的“马子”在《姻缘》中只使用了一次,而“马桶”一词不仅同时使用,而且用的次数要比“马子”用的多得多,能因“马子”一词而定是非吗?况且“马子”一词也并非兖曲人的“专例”。“婆娘”一词在《姻缘》中重复出现70余次,这也是一句典型的南方方言,也不能以此而断定作者是南方人。因为类似这样的方言,作者完全可以通过间接生活而了解它、熟悉它并应用它。就拿“屄养的”这句方言来说吧,是典型的胶东文登、荣成方言,其他地方根本不说,但是在《姻缘》中曾多次应用。可是,又有谁会因为这句最具个性的方言而坚持认定作者就是文登、荣城籍呢?笔者认为,作者在应用某些方言时,也有其故设迷障,掩饰其故乡的用意。

二、有关《姻缘》中的方言俗语问题与徐复岭先生的几点商榷

1、关于所谓的带有鲁南作家“鲜明个人印记的特殊的土俗词语”问题。

徐复岭先生在其《从言语特征看〈醒世姻缘〉传的作者是贾凫西》一文中写到:“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醒》书与贾氏作品同时使用了一些丁(耀亢)、蒲(松龄)作品中未曾出现或绝少出现因而带有作家鲜明个人印记的特殊的土俗词语”。这些所谓“特殊的土俗词语”,徐先生重点列举了23条。分别是:倒、拐、干家、提掇、钻干、刮拉、支蒙、鼓弄、说舌头、打醋坛、跷蹄蹑脚、踢天弄井、高厂、义和、吊远、脚子、甜枣、鳖羔、老先、无可不可、驴粪球外面光、汤里来水里去④。

笔者认为,徐先生的观点有两点值得商榷:一是上列23条词语并非蒲著中一概未用。倒、拐、钻干、刮拉、鼓弄、脚子等词汇,蒲著中就应用过,像“踢天弄井”,实际上是“踢弄”一词的演化,且蒲松龄在《俊夜叉》中也有过“或是跳在踢天笼”句。而“鳖羔子”,实际上是“王八羔子”一词的换一种说法。这两词在《俚曲》中都曾广为应用。

徐先生在他的《醒世姻缘传系兖州府人所作》一文中,也举出了一些《姻缘》中所见兖州方言特殊词语30条,分别是:除的家、走草、撒拉溜侈、那昝晚、老昝晚、脱不了、挺着脚子、搂吼、罗、献浅、死不残、匀滚着、松柏斗子、血铺潦、眶鄙塌拉、鸡猫狗不是、揉不得东瓜,揉你这马勃、发的像酱块似的、曹州兵备、马子、抹糕、卷煎、饼花子、单饼、×食杭杭、节年、追节、气息、查、投犁⑤。这30条中,走草、那昝晚、挺着脚子等3条,在本文的第三部分中笔者曾列举过《俚曲》中的例句,自然算不得兖州方言特殊词语。脱不了、×食杭杭两词,兖州人对“了”字读“勒”音,“杭”字读“黄”音,发音与字面根本不符,怎能硬说是兖州方言特殊词语呢?这两句方言在淄川无人不晓,无人不说,应该说是淄川的特殊方言才对。松柏斗子、单饼、除的家、搂吼、老昝晚、撒拉溜侈、眶鄙塌拉、鸡猫狗不是等词,更是淄川无人不晓。像撒拉溜侈,原本是“撒拉”与“溜侈”两词的组合。在淄川,人们往往将撒拉溜侈与没里带外连用。当“瞎话”一词与“溜侈”结合时,就变成了“瞎话溜侈”。淄川人讥刺别人说谎时,常说“你是瞎话溜侈顺腚淌”。鸡猫狗不是、张智、走滚等词语,童万周先生认为是典型的河南方言。由此看来,“鸡猫狗不是”别说算不上兖州方言特殊词语,恐怕连山东“专利”也算不上。“曹州兵备”一语,前文已说了,应该是其他地区调侃鲁南人的话,哪有自我调侃的道理呢?像节年、追节、投犁、马子、查、气息、血铺潦、罗、献浅、匀滚着等,泰山南北、黄河两岸的山东人,不会说、不晓其义的并不多,也丝毫无“特”字可言。而“高厂”一词根本算不上是方言。至于“义和”、“甜枣”、“说舌头”、“无可无不可”、“驴粪球外面光”,不仅算不上鲁南的特殊词语,恐怕连山东的特殊词语也够不上。如若不信,可去广泛调研。

2、对有关方言的释义问题

徐先生在其专著中对《姻缘》中许多方言进行了注释,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也是一件很难做好的工作。有些方言意思多层,很难注准,确是件令人棘手的事情。对以下几条,特提出来与徐先生商榷。

(1)白  拉:徐先生注为“抢白;数说。‘拉’为后缀,轻读”。笔者认为,此释欠妥。“拉”是说的意思,是这句方言的中心字,不能发轻声。淄川方言中有“拉呱”一词,即是例子。“白”字应释为平白无故或白白地。“白拉”,就是“白说”。应释为“平白无故的数说”才对,根本没有“抢白”的意思。《姻缘》85回:童奶奶道:你呀,我同着你大舅不好白拉你的,我虽不是甚么官宦人家的妇女,我心里一象(向)明白的。”

(2)搂  吼:徐先生注为“搂、搂抱”。笔者认为,实为望文生义。“搂吼”是典型的淄川方言,有时还叠用。如:“你在那里搂搂吼吼的干什么?”“你搂吼啥,没有你的事!”“搂吼”一词,淄博市方言志释作“寻找着看”。根本没有“搂抱”的意思。就是在《姻缘》的原话中也丝毫找不到“搂抱”的痕迹。《姻缘》72回:“那一日,我又到了他那里,周大婶子往娘家去了,他又搂吼着我玩。”

(3)窎远子(吊远子):徐先生释为“偏远也”。这句方言实有两种读音。当“窎”字发阳平音时才释为“偏远”,而当发去声时只能释作“远远的”。《姻缘》中此词的几处用法,并无偏远的意思。如:“你夹着屁股窎远子去蹲着”(《姻缘》15回);“把那觅汉兜脖子一鞭打开窎远的”(《姻缘》68回)。

(4)扑  撒:徐先生释为“轻轻触摸,抚摩”。也有悖词义。此词的原意是把凉干的衣物的皱折通过抖擞等方法用手抚平。此词的核心意思在“抚平”,而不在“抚摩”。《姻缘》64回“:素姐叫那白姑子顺着毛一顿扑撒,渐渐回嗔作喜。”

(5)琉  璃:徐先生释为“冰、冰锥”。琉璃即指玻璃。称玻璃为琉璃是淄博人的特殊方言。其他地方称琉璃指的是琉璃瓦。淄博人也将近似乎玻璃的又光又滑的东西比喻为琉璃。如淄博的一道菜叫琉璃山药。《姻缘》中只是以此词代指“冰”而已,而不能直释为“冰、冰锥”。《姻缘》88回:“鞋底厚的脸皮,还要带上棉眼罩;呵的口气,结成大片琉璃”。从这句方言中可以更进一步证明,《姻缘》的作者必为淄博人无疑。

暂举以上5条。

3、关于“得”“的”连用问题

徐先生在《醒世姻缘传系兖州府人所作》中,称“得”“的”连用是兖曲方言特殊语法现象”⑥。对于此说,笔者不能赞同,因为这一语法现象不仅在《俚曲》中有、《姑妄言》中有,在《红楼梦》中也有。三书的作者却都非兖州人。《姑妄言》5回:“你看我何等门第,可是轻与人下交得的。”“我这谭府中可是你等此辈人到得的”。《红楼梦》第48回:“若果有了奇句,平仄叙事部队都使得的。”《俚曲》的作者蒲松龄,《姑妄言》的作者曹去晶,《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均非“兖州”籍,而他们又都能在其作品中“得”“的”连用,又有什么理由说“得”“的”连用是“兖曲方言特殊语法现象”呢?

4、关于兖州方言特殊语音现象问题

徐先生在他的《醒世姻缘传系兖州府人所作》中说,《姻缘》中将Zh 、 Ch、  Sh 读成Z、C、S的现象俯拾皆是,如“只管”说成“仔管”,“但只”说成“但则”,“捉弄”亦作“做弄”等。他认为“这正是兖曲一带方音最突出的特征”⑦。至于是否是兖曲方音最突出的特征,笔者不想妄下断语。但是,如果人们读了本文前一部分所引的《俚曲》中的例句,或者亲自去翻看一下蒲松龄的《聊斋俚曲》,就自然会明白这一“最突出的特征”到底是兖州的还是淄川的了。徐复岭先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对《姻缘》中的方言进行了研究,其目的在于为他主观臆定的《姻缘》是兖州人著寻找些语言的根据。然而,他所找到的那些根据却都显得十分脆弱。徐先生还因《姻缘》中多次提到过兖州,而将其作为兖州人作的一条证据。笔者认为,《姻缘》的作者在其作品中是没有直接提到其故乡的,因为他坚持的是“人相异地”的原则,根本就不愿将其庐山真面目示人。诚然,《姻缘》中确实曾几次提到过兖州,也提到过鲁王府,甚至运用了几句具有兖州特色的方言,这正是作者使的障眼法。徐复岭先生或曾记得,作者在第38回中写狄周与牵头口的哄骗狄希陈赶快回家时,借用牵头口的咀说道:“可不怎么?新来的几个兖州府姐儿,通似神仙一般,好不标志哩!”狄希陈回到家之后又问:“兖州府姐儿哩?”试想,作者如果真是兖州府人氏,他能这样写吗?

至于张清吉先生的观点,特别是他所说的地地道道的鲁东诸诚“土白”问题,徐复岭先生已经给予了反驳,笔者不再重复。

以上通过大量的实例,对《姻缘》中所应用的歇后语、俚言俗语以及方言、称谓进行了辨析。笔者认为,《姻缘》中使用最多的是以淄川为中心的淄博地区方言,作者虽然并非蒲松龄,但却是蒲松龄的同乡。《姻缘》与《俚曲》使用的是同一种方言,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之一。至于西周生何许人也,笔者已在醒世姻缘传作者及成书年代考辩之二中给予了解答。

2001年3月于淄博孝妇河畔之香雪斋

文章录入:liaozhai    责任编辑:liaozha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33-2307861 2240208 QQ联系:1138505465 邮政编码:255000
    版权所有: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