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
首 页 联谊论坛 本院介绍 学术动态 国际交流 聊斋志异 蒲松龄传 药祟全书 聊斋诗词
聊斋俚曲 聊斋影视 聊斋戏曲 聊斋书画 聊斋摄影 聊斋传奇 聊斋仙乡 聊斋研究 聊斋文学
聊斋故居 蒲公书馆 新 聊 斋 留 仙 谷 蒲 公 砚 分支机构 会员天地 院长博客 联系我们
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 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 聊斋 >> 聊斋文化大观 >> 正文
  >>[图文]蒲章俊:300年后的聊斋俚曲传承人           ★★★ 【字体:
 
蒲章俊:300年后的聊斋俚曲传承人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    

蒲章俊:300年后的聊斋俚曲传承人

  著名作家魏明伦曾说:“在鼎盛与消亡之间还有很宽阔的弹性地带,民间传统艺术如能努力保持其精髓,而不被无情的经济大潮淘汰,并将这种大潮当成洗礼,相当一部分民间艺术会大放光彩。”
  蒲章俊的家,在洪山镇蒲家庄一处普通的农家院落里。因为狭小的天井挡住了外界的光线,不大的客厅里显得有些昏暗。在蒲章俊的家中,我们见到蒲松龄这位十一代世孙时,他脸上还带着人逢喜事的愉悦。228日,在北京,国家文化部正式授予他为“聊斋俚曲传承人”。这次一同被授予传承人称号的还有东北二人转传承人赵本山。
  几年前,蒲章俊从蒲松龄纪念馆副馆长的位置退下来后,大部分时间都在被他改造成小二层的楼上书房中收集整理聊斋俚曲,间或练习一下书法。他从七八岁时跟着祖父、父亲哼唱俚曲,到现在有50多年了。这种夹带着明显地方方言的民间俗曲,流传于淄川一带农村,算来有300多年的历史了。
              蒲松龄自创聊斋俚曲
  俚曲又称俗曲,即通俗的民间歌曲。是明清以来流行于城乡百姓阶层、在民间广为传唱的民俗曲调。在蒲章俊的记忆中,自小就常常听到自己的祖父、父亲和乡邻们唱这种通俗易懂的曲子。耳濡目染,他渐渐也就学会了俚曲的曲调和唱词。上世纪50年代,淄博市文化部门派牟仁均到蒲家庄搜集聊斋俚曲,并进行专门的挖掘整理,根据村里老人们传唱的词曲,牟仁均整理出10个曲牌,这些曲牌成为今天人们能够演唱的聊斋俚曲的主要部分。俚曲全国各地都有,只有淄川蒲家庄的俚曲被称之为聊斋俚曲,因为这与当年的蒲松龄老先生有着直接的关系。
  蒲学研究专家、山东大学教授袁世硕在为《聊斋俚曲集》所作的序中指出:蒲松龄自小受到流传于当地的民间曲调的熏陶,不仅会唱,兴致来时还常常为俚曲自撰唱词。蒲松龄的儿子蒲槃在《柳泉公行述》中写道:“如《志异》八卷,渔搜闻见,抒写襟怀,积数年而成,总以为学士大夫之针砭,而犹恨不如晨钟暮鼓,可参破村庸之迷,而大醒市媪之梦也。又演为通俗杂曲,使街衢里巷之中,见者歌,而闻者也泣,其救世婆心,直将使男之雅者、俗者,女之悍者,妒者,尽举而匋而一编之中。呜呼!意良苦矣!”根据蒲松龄儿子所述,可以看出,蒲松龄所作的通俗杂曲不仅为了娱乐,而是意在通过这种易于被人们接受的俗曲,起到一个“劝世醒世”的作用。
  在今天人们所能演唱的15种聊斋俚曲中,为人们所熟知的《墙头记》便是劝世醒世的代表作。聊斋俚曲的内容多指向讽谕世情,惩恶扬善,所表现的是活生生的社会现实。其中《姑妇曲》描写的是婆媳关系;《慈悲曲》写的是母子关系;《翻魇殃》写邻里关系;《禳妒咒》既表现婆媳关系又表现夫妻关系,也是对生活中“悍妇”形象的暴露与鞭挞。更令人惊讶的是蒲松龄在《魔难曲》中对官逼民反的社会现象进行了积极肯定和歌颂,这标志他创作的聊斋俚曲已经达到抑或超出了《聊斋志异》的思想高度。
  蒲松龄创作的聊斋俚曲,可以用于上台表演,但又不像戏剧作品按场次、分折子,而是采取标题类的章回形式。每回或每段大都有说有唱,有独白,有对白,有旁白,有数白;有独唱,有对唱,有分唱,间或有帮腔等曲艺表现形式。聊斋俚曲所用的曲牌有“耍孩儿”、“银细丝”、“叠断桥”、“黄莺儿”、“房四娘”、“呀呀油”、“劈破玉”、“跌落金钱”、“皂罗袍”等50个。
              聊斋俚曲
                   ——明清俗曲活化石
  同为蒲松龄的作品,聊斋俚曲过去多少年间一直受到冷落。政府和学术界大都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聊斋志异》的研究。直到近些年,才有人着手对聊斋俚曲进行整理、研究。去年528日,聊斋俚曲被国务院正式批准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才重新被人们所关注。
  蒲松龄第十二代世孙蒲先明是名符其实的“民间蒲学专家”,他耗时16年时间整理出版了45万字的《聊斋俚曲集》。聊斋俚曲传承人蒲章俊对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更是珍爱有加,他醉心于俚曲,一则因为他是蒲世后人,二则是从内心里喜欢洋溢着浓郁乡土、生活气息,大量运用淄川方言土语的俗曲,传唱300多年了,依然是多少年前的原汁原味。说到高兴处,蒲章俊唱了一段表现男女爱情的俚曲《琴瑟乐》:“把俺温存,把俺温存,灯下看的十分真。冤家甚风流,与奴真相近。搂定奴身,搂定奴身,低声不住的叫亲亲。他仔(淄川方言:只)叫一声,我就浑身麻一阵。”
  过去有人认为聊斋俚曲太俗,不能登大雅之堂。但蒲章俊觉得,流传于民间的俚曲,总是根植于乡风民俗的土壤中,就像秦腔源出于陕西三秦,二人转盛行于东北的黑土地一样。日本研究聊斋的专家藤田
贤在其《聊斋俗曲考》中也注意到了作为民间俗曲的聊斋俚曲,“洋溢着浓艳而娇痴的聊斋风味。”在百姓和场圃间广为传唱的内容必然是带有生活和俚俗的气息。
从《聊斋志异》行文古雅简洁的语言,及所用的许多典故到聊斋俚曲的地地道道的百姓语言,体现着蒲松龄由雅到俗的思想转变,在蒲松龄创作的15种俚曲中,尽管有7种直接取材于《聊斋志异》,但已经不再是写鬼写妖以抒孤愤,而是转为为民众创作了。像《俊夜叉》中的说白:“三姐凑凑腆起脸,骂声强人你瞎了眼!这番劝你是好意,你倒反把粗气喘。”已经是地道的百姓口头语言了,只不过它比日常口语更精炼,这也正是聊斋俚曲能流传至今的主要原因,因此,它被称作“明清俗曲的活化石”。

               接班人是个问题
  唱了大半辈子聊斋俚曲,如今又被命名为“聊斋俚曲传承人”,这使蒲章俊心中更多了一份使命感。虽然在蒲家庄,出于发展旅游的需要,一些年青人也能唱几曲聊斋俚曲,但真正像他这样痴迷俚曲的人并不多,他有一儿一女,但对俚曲都很生分,还不能成为接班人的合适人选。干过四届市区政协委员的蒲章俊懂得,要想真正把聊斋俚曲传承下去,离不开政府力量的支持,如果政府能像支持五音戏那样支持一下聊斋俚曲,把这一优秀的传统民间文化传承下去,他还是充满信心的。应该说,现在经济发展了,应更有条件重视传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不是随着社会生活的进化,使这一传唱了300多年的民间俗曲被冷落、被忽略。
  蒲章俊对记者谈了一个自己的想法:在有生之年成立起聊斋俚曲剧社,排练、演唱俚曲,使它真正成为淄博地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但又觉得他个人力量毕竟有限,他说,自己从蒲松龄纪念馆退下来后,已成为一个个体的老头。他希望媒体为他呼吁一下,千万不能让这门从老祖宗那里传下来的艺术在他这一辈失传。
       
蒲章俊特意领着我们来到他家二楼的平台上,映着晚霞的余辉,他清了清嗓子,又为我们唱了一段《慈悲曲》,抑扬顿挫的唱腔唱出这位6旬老人试图留住记忆脚步的期待。

 

文章录入:liaozhai    责任编辑:liaozha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33-2307861 2240208 QQ联系:1138505465 邮政编码:255000
    版权所有: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