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
首 页 联谊论坛 本院介绍 学术动态 国际交流 聊斋志异 蒲松龄传 药祟全书 聊斋诗词
聊斋俚曲 聊斋影视 聊斋戏曲 聊斋书画 聊斋摄影 聊斋传奇 聊斋仙乡 聊斋研究 聊斋文学
聊斋故居 蒲公书馆 新 聊 斋 留 仙 谷 蒲 公 砚 分支机构 会员天地 院长博客 联系我们
中国聊斋文化研究院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 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 聊斋 >> 聊斋文化大观 >> 正文
  >>少读《聊斋》           ★★★ 【字体:
 
少读《聊斋》
作者:高寿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0-10    

少读《聊斋》

作者:高寿仙 

  对于我,接触最早的一部“经典”是《聊斋》。这要归因于“家学”的影响。据说,我曾祖父就酷爱《聊斋》,民国年间在铁路上工作,晚间常给员工讲聊斋故事,为此一月多挣了三块大洋。我父亲继承了乃祖的职业,也继承了乃祖的这一嗜好。

  我家原来收藏有三个版本的《聊斋》。“破四旧”时,家中藏书都被勒令交

 

出焚毁,祖父暗中将一部《聊斋》塞进灶堂,才得保全。这部幸存下来的《聊斋》,是石印线装本,字迹相对较小,却有一样好处,就是带有详细的夹注,对理解原文颇有助益。

  在外工作的父亲,大约两个多月回家一次。他在家时,夜晚常就着昏黄的油灯,给全家“说聊斋”。这时我总会感到有些兴奋,也常被吓得心咚咚跳,而对那记载着故事的褐黄书册,也产生了愈益浓厚的好奇心。到小学五年级,我就试着看《聊斋》。一开始很多字都不认识,真是如坠入五里雾中。但我不肯放弃,慢慢地也就读懂了一些。那时在农村,家长似乎从不在意孩子看什么书,我对《聊斋》的兴趣,也未受到过大人的干扰。

  最初的三四年,我只能囫囵吞枣地了解故事梗概。最喜欢读的,是一些狐仙、花仙故事,遇到讲鬼的故事,则跳过不读,觉得鬼总是有点吓人。当时我相信经过修炼,狐狸、花木确实能变成人。我家院里有一株老石榴树,月圆的夜晚,我常透过窗棂观察它。我觉得这样老的一棵树,很有“成精”的可能。

  上高中时,一次向语文老师提起《聊斋》,他说这部书不但好看,思想也很丰富。受此启发,我开始关注故事的主题。我曾将自己觉得有启发意义的句子,摘抄到小本上,首先摘抄的是开篇故事《考城隍》中的一句话:“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不久,学校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学雷锋活动,要求每人做十五件好事。我竟然就想到这句话,觉得不应该“有心为善”,不肯找“好事”去做,结果受到严厉批评。这倒使我领悟到,书上的话,是否适用要看场合,不可盲目照搬。

  17岁时,我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总有读不完的书,也就将《聊斋》淡忘。大三的暑假,带回的两本书很快看完,长昼无事,才又想起《聊斋》。由于已受过“史学”训练,我觉得应该用“研究”的眼光重读。想法一定,便忙着为书中的故事做摘要,还拟定了科举、吏治、爱情、悍妇等类别摘抄资料。如此断断续续搞了半年多,做了一摞卡片,终于觉得可以写东西了。不料在图书馆看到一本论著索引,发现这些题材,别人早写过了。这一发现,湮没了我首次想写“论文”的冲动,也暂时湮没了我对《聊斋》的热情。

  一搁就是数年。再次想起《聊斋》,是研究生毕业那年深秋的一个月明之夜。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在单位的庭园里散步。这里曾是传教士的墓地,夜风吹拂下,松树飒飒作响。《聊斋》中那些“花妖狐魅”,忽然浮现于脑海。我忽然很想家,同时产生了重读《聊斋》的念头。返回宿舍,忙将《聊斋》找出,摩挲书页,顿生老友重逢之感。

  现在,我有时仍读读《聊斋》。心情烦燥时,它那简洁雅致的文字,会带来一丝平静;心情寂廖时,它那曲折有致的情节,会带来一丝激动。

  《聊斋志异》手稿。现仅存半部,藏于辽宁省图书馆。

 

文章录入:liaozhai    责任编辑:liaozha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0533-2307861 2240208 QQ联系:1138505465 邮政编码:255000
    版权所有: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按钮